大发平台

                                                              大发平台

                                                              来源:大发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1 20:01:34

                                                              香港回归祖国以来,“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就。但香港内外的破坏性力量一直没有停止对“一国两制”的干扰和破坏,“港独”组织和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的活动日益猖獗。特别是去年“修例风波”发生以来,“港独”组织和激进分离势力在外国和“台独”势力支持下,公然叫嚣“香港独立”等口号,煽动无底线的“揽炒”,实施触目惊心甚至具有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犯罪,乞求并勾连外国和“台独”势力赤裸裸地干预香港事务……这些违法行径,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严重冲击香港的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威胁香港居民的权利、自由和香港的繁荣稳定。

                                                              此次民众示威的缘由在于明尼苏达州“黑人之死”。从现有信息来看,这名叫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黑人被一位白人警察用膝盖压住脖颈达九分钟之久。期间他不断求饶,并声称自己无法呼吸,然而警察对此置若罔闻,继续施暴,最终酿成惨剧。

                                                              显然,美国的种族主义历史由来已久,其观念更是根深蒂固,少数族裔受到排挤、歧视的现象屡见不鲜。

                                                              预计到2027年,美国外国出生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将达到14.8%,其中主要是来自于亚洲、非洲、拉美等地区。

                                                              ▲图片来源:我们视频截图

                                                              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信和自强

                                                              据人口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美国少数族裔新生儿数量首次超过了白人的新生儿数量。这有可能成为美国人口构成的“临界点”。

                                                              从历史上看,美国的主流文化与核心种族是所谓的“WASP”群体(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即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

                                                              美国有色人种增加,白人危机感蔓延

                                                              美国泛非运动创始人、非裔社会活动家杜波伊斯(后迁居加纳)曾在其《黑人的灵魂》一书中预言:“20世纪的问题是种族歧视下的肤色界线问题。”早在1899年,31岁的杜波伊斯就描述过美国黑人的健康状态:“在费城最不卫生的地方和最破烂的房子内,黑人仅能享受最低程度的医疗。”英国《经济学人》5月28日刊文说:现代医学改变了所有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但杜波伊斯描述的那种悬殊状况依然存在,黑人仍是美国最贫穷、住房条件最差且最不健康的群体,哮喘、糖尿病、高血压、癌症和肥胖等疾病高发。1899年,黑人婴儿死亡率几乎为白人的2倍,如今是2.2倍。文章认为,尽管有许多原因导致黑人容易患病,但解决方案可能必须先从改善黑人医疗条件做起。自废除奴隶制以来,美国曾为此进行过3次重大努力,但都因面临来自白人的强烈反对而在不同程度上无果而终。最近一次努力是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但该法案引发白人的“暴怒”,他们认为“自己缴纳的税金被黑人浪费”。现在,一些人希望此次疫情能带来美国第四次改善黑人医疗健康状况的努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种族主义、社会正义与健康中心主任钱德拉·福特教授说,这场疫情暴露出美国医疗和劳工体系中现存的种族不公现象:黑人缺乏医保的可能性两倍于白人,而且更有可能生活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地区。